当前位置:首页 >> 感悟生活

交流都是“成功的误解”

时间:2022-03-22   浏览:4次

原创 梁爽  不安分的右耳

有好几个月没像之前那样即便那只是阅读一本书或看完一部剧后去写一篇文章了,原因有很多,但只要有其中一个原因在那“竖着“,基本上就不会去写,这个“竖着”的”牌子上写着——不会为了写而写。那股想写的劲儿没上来,那个感觉没有,那个想要表达的欲望没有,即便写也写不出个屁来。定期分享一些阅读书籍里的摘句来证明自己还活着吧。

 

一朋友总以“逆行跑”“奇女子”冠名我。而我也从未认真就此“冠名”当了真的去打量过自个儿。今儿不为解释什么,也不为交代什么,权当边写边捋下经由自己思想和心理操纵下的语言是否真的在“汞超标”。亦或换种说法——一直都以为使用的语言是思维方式决定的,但慢慢发现亦或它在发生着悄然变化——所使用的语言在塑造着我怎样的思考方式。

 

语言也是行动中的一部分,且几乎成为我至少在过去两年里主要行为中的一种,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姑且就这么说,你有兴趣就姑且听。对误会动力学的最佳阐释——在误解中,任何正向生成都值得肯定。

 

如果我说我从来不觉得有个例存在,这种说法显然不成立,但之所以放在这里加以强调,意在表达——个例的这种事并不多。许多你认为的“个例”,其实后面都是一个“队伍”,只是因为你的社交或职业范围的有限,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你能遇到的“个例”不多。一旦遇到,便或成为你认为的“个例”。而其背后那个队伍,不是还没爆发,就是还不在被“可以看见”范围。

 

这次疫情,特别是身在疫区比较严重的每一个人,无论其有无真正感染和接触到这个病毒,其每一个个体表达的背后都是一串与之相同的遭遇、处境或相同声音。可以说,没有一例是单独独立存在的。这是一次全国——目前已经发展为全球性的——重大危机事件,无人能置身事外,更多的目光和信息被“汇集”到了社交平台上,个体信息也第一次不单依靠官媒或自媒报道而被重视。自此,我们都有了一次超出常规认知范围外的一次——个例涌为常态,同时每个个体的认知体系、知识体系和价值观体系,也因长久行驶在规则之内后的一次重新建构和自我检视。

 

科塔萨尔说,所谓思考就是允许最小的主句和副句通过之前,要先感受,站住脚和进行核对。主副句站不站得着脚,得先基于其所表述对象和主题的这个“人”的感受之后的核对。

 

于我而言,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判断标准,首先是看他的言行是否基于“人”这个出发点开始的。这个“人”包含有其“自私”部分和“公共”的部分。“自私”部分是人的求生本能。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去讽刺和嘲笑这个本能,还或加以各种道德绑架的扼杀。“公共”的部分是于“人”的公共道德,即人之所以为人的行为。只要这个基础由始至终是夯实的,即便没有成体系的知识,在每一个棋子落下去的时候,都不会偏离到哪去,还都在那个可允许的调节范围内。认知是源自于价值体系之上的,没有价值体系,认识就是摇摆的。

 

 

“真实不是说谎的对立面,是对未知的发现”忘记是谁说的了。对于还未被发现的未知,亦或一部分未知的已突然降临时,自己原有的价值体系是否牢固、可信、可行?如果答案是的,那这一系列的体系该如何建立或从哪里入手?生活犹如对另一事物的评论,那另一事物我们够不着,但就在那里,只要一跳就可以够着,而我们却不跳。等待从别人那里的拿来主义?但“主义”那么多,拿谁的好呢?

 

真实,于我们在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而言,是何等之稀缺。知识,已经混淆于信息之中难以辨别。原本它应该以体系的形式完整呈现,但却被以商业碎片化的概念切割和包装。这就是我于”得到“APP这个知识付费平台在推出“每天听本书”时毫不犹豫离开的原因。在我的认知体系里,“每天听本书“这个知识传送逻辑不成立。一本书,它必须是谁阅读谁拥有。每本书,每部电影,都没有一个正确的标准解读和唯二答案。每个在对于选读书籍时的走势图,都是从自己的那个基础点开始往上或往外拓开的。而每个人的基础点都不一样。每个人天性里面的那个东西都在等待着被自己去发现。如果其地基很薄弱,在起始的那个点上被一下以“海市蜃楼”的想象力去拔高,他随时可以向左或向右,向前或向后。没有形状。没有方向。有的可能只是满嘴巧克力味的概念堆砌。

 

之所以碎片化阅读这个概念成立,并非阅读者本身的选择,而是被商业以时间为维度包装切割后的售卖方式,是经营销宣传驯化后,对应快时代下的一个“快消品”。它还是“去头.去尾”的一种二次营销包装后的喂养。这有点像时下很多食品从散装、大袋装到被切割成一小袋方便携带装的方式差不多。被切割的并非完全是“知识”和“书籍” 还有对时间的耐受力。加之环境外力的“施压” ,文化之于商业在这个时代下几乎没挣扎的余地就输了。一切都让位给了效率和工具。这是基于我曾完整浸泡于“得到”这个APP未成立之前到之后、为期大概一年的体验观察结果。对于任何新事物新领域,只要我还感兴趣和有时间,都会以参与的形式进入,不然不敢轻言。“得到”并非是一无可获之平台,把它当作可应用在工作之中的工具是应该有一定成效的,除此之外,便不觉再有其他。

 

对于无法阅读英语书籍的我,已经只能在众多书籍中以最大限度找更好译者来选读。这已经是二手阅读。阅读的是译者翻译过后的译本,而非原著。怎么能接受得了三四手。

 

如是之上的我,并不好奇认识我或不认识我的朋友,在看到我的各种观点发表时,是如何看待我的。我好奇和感兴趣的是自己这些观点在那一刹那形成、到最后那一刻成型这一段时间里,经历的是什么样的接口输入、言行观察和观点参与?最后凭靠的是什么基准装入口袋的?约翰伯格说,观看先于语言。我们只看见我们注视的东西,注视是一种选择行为。注视的结果是,将我们看见的事物纳入我们能及——虽然未必伸手可及——的范围内。触摸事物,就是把自己置于与它的关系中。

 

世界本身也并非仅为客观现实,还包括意识。每个人所能接触到的现实和事实,有限的很得很。认为我是在逆行和奇女子的,那可能只是基于我们每个人的社交范围限制,要相信一定有着和我们差不多的群体存在,哪怕永不会相遇。因为这个显性的存在和隐性的存在之间隔着每个人一生中所历经的每一个阶段,我们只是在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的不同阶段中“错峰”出行而已。你相不相信,每一个群体里都有一个“我”酱色的。每一个群体里也有一个“王凯”酱色的。每个群体里也有一个“倩倩”酱色的。即便彼此能偶然相遇,也可能因为每个人的呈现不可能是全方位,只是部分的碎片而不可辨识。即便辨识到了,在这个被偶然相互辨识到的个体里,都不敢一下就能“相认”。总得几番血型的检测不是。

 

比如我正在发生的这个阶段,我采取的这种方式的目的,只是想快速去接近那个我想要看到的真相,姑且算求知求是求识的过程。因为我现在的身份只属于我,不属于任何集体,我的任何社交言论不会涉及到我之外的其它。一旦我进入到一个集体,我的所言所行,就不再只是代表我个人而已,那时, 全然就不会这样的无所顾忌了。

 

如果还有的话,那就是每个人都只能做出基于其各种体系之下的判断和决定。我在你们认为之下的那个“逆行”是我。清奇只是阶段性的需要。道路却不是,也不会—总变。比如就怎么走到大多数都在走的那条路上去————我的导航系统里,没有这条路线。

 

 

不要相信别人的话,包括我的。但要相信你自己的经历。

 

最后,接受任何形式上的反驳。


承德市癫痫病医院靠谱吗
西安癫痫哪家医院比较好
外伤性癫痫病能够治好吗
相关阅读
谁欠了谁的今生
· 谁欠了谁的今生

芳华易逝,岁月不惊。在我们还在为爱苦苦挣扎时,发现今生不长,可已欠下了今生,到底是谁欠了谁的今生呢?或许,欠下我们今生的,惟独是我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