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江南小说】今夕往昔是何年

时间:2022-04-23   浏览:0次

一、秦扬

这岁月似乎无法能够向你细细道明,道明心中的困惑,以及一段深刻心扉的旧日时光。

一日,大雨中我跌跌撞撞的进了一家花店。我突然记起,似乎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天气。我也像如今这样狼狈不堪。

花店的老板与我是相识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闯进了这里,渐渐的我们就成了朋友,一起倾诉工作中的不快和人生中的失意。想来已经有半年了,当然,我们话题里聊得最多的是花。

她说,花亦如人,虽无声,但能以花香告诉你,它的心事。

据我所知,她一直是一个极少和别人交流的人,就算偶尔与顾客交流,也只是对他们提出对花的见解。如此说来,我倒是一个例外了。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不了解他的过去,也从不过问,她亦如此。

一次去到她的店里,她身边站着一位男孩。她向我介绍着他。我有种错觉,定定的看着他。等到她送走他之后,我翻开手中的书页,拿出一朵夹在纸页里的干花“牵牛花”递给她。她眼神复杂的看着我,始终没有接下那枝花。

她明白,我也明白。

牵牛花的花语是,爱情,虚幻,冷静。

自那天以后,我再没有进过她的店,她也没有找过我。恍若两个人置身迷雾,背对着背,向着相反的方向前行,从此就再没有了消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回忆起她的点点滴滴,竟发现,那些片段,已不知在何时被抽离而去。我甚至恐慌,会不会,有一天,待我发觉的时候,关于她的记忆,就只剩下她的名字。

一次午后,我遇见了她的朋友,也就是这家茶楼的老板娘,青青。闲谈过后,我问起了她的状况。青青告诉我,她已经和她的男友去了另一个城市。青青说,她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而她,竟然真的没有留下丝毫的关于她的讯息。在茫茫人海里,我们各安天涯。

夜里,我坐在电脑旁边,看着微微的月光,我在键盘上轻轻的敲打出来一行字:林小溪,你我始终都逃不脱这样的结局。

我依旧一如既往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在这所城市里,艰难地向着前方前行,永远不知道明天要做什么。我想,我以后就会如同那些蝼蚁一样的苟且的生活了吧?

直到我又遇见了她,那个我几乎只记得名字的林小溪。再见时,她眉目清澈,长发披肩,一身暗黑色衣裳,和她以前的风格毫不相同。她原来总是说,她是阳光开朗的,至少外表是如此。此刻,我突然明悟,也许时间能改变一个人,甚至会带走一个人带来另一个人。我说的不是轮回交替的往来,是我从她的身上所看到的改变,由内到外的改变。

我们去了青青的茶楼,靠窗坐下。她的表情一直平平淡淡,甚至连语气也出奇的平静。还没有等我开口,她便启唇说着她这些年的故事。而我,只是静静的倾听。她和安格的感情像是两棵缠绕在一起的树藤,互相束缚。而感情青涩的她,只能小心翼翼的处理他们之间的感情。从一开始的甜言蜜语到最后的争吵不休,让他们离得越来越远。当安格将一个女孩领回家的时候,林小溪没有过多的愤恨,只是狠狠的扇了安格一个耳光,然后从容的离开,她终于明白,原来能让她不顾一切的那个人始终就不存在。

我说,当一个人拥有爱情的时候,尤其是一个女人,不要和她谈理智,她什么都听不进去,而爱情,从一个男人的自作多情终将沦落成一个人的自作聪明。

她笑,爱情,就如手中的沙子,越想握紧就流的越快,而一放手,就完完全全的失去了。对于过去,我们都释然了。

二、林小溪

一个人在城市里行走,看着五彩的霓虹,恍然间,就以为自己迷失了。

林小溪神情恍惚的在街上游荡了一个多月,就在她将心灰意冷想离开月城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一间空店铺出租,恰好也是她喜爱的空间,好在价钱也比较合理,经过一番折腾,林小溪租下了这间店铺,一番简单的装修后,林小溪的花店顺利开张。

在开张后的半年后,秦扬闯了进来。林小溪看着来人虽然狼狈,但举手谈吐间却不缺少优雅。

当很久以后。不论是林小溪离开秦扬的那段日子,抑或是他们重逢的时候。林小溪都反反复复的想过,也许她当初不是走过那条街,不是恰巧发现那间店铺,便不会有他们的相逢。

可,毕竟,人生一世,总会有那么多的遇见。缘起缘灭,命中早已注定。

喜欢上秦扬是什么时候呢?也许是他愿意倾听自己对花的见解,也许是他对自己的关心。又也许是他的成熟与忍耐,能让自己安心。

只是他们毕竟都没有说出口,关于他们心中对彼此的想法。就算最后也没有提及过。也许有的事,是他们不够坦诚。但没有谁规定,这样就不可以过一辈子。

一辈子,一辈子啊,是多么的长,又是多么的短。

林小溪和秦扬认识之后的日子,他们的交流仅限于花店之内。两个人都默契的不去衡越朋友那条界限,林小溪没有察觉秦扬有丝毫喜欢她的举动。而秦扬,则太过于矜持。从小养成的教育习惯告诉他,一切不可以操之过急。何况,两人认识的时间也不是很长。

只是可惜,有些事情,皆是一念之间,错过了就错过了。等你想挽回时,却是太迟太迟。

那天,闲来无事的林小溪锁了店门,徒步走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孤独中有一丝惬意,也许,生活本就是孤独的吧?

林小溪自顾自的行走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一家茶楼。门上不是太大的牌子上写着“青青茶楼”恰到好处的装修透出一丝雅致,令人莫名的感到安心宁静。

进了茶楼,林小溪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一壶铁观音。然后林小溪望着窗外,此时正是城市里车辆最拥堵的时候,喧闹的人群,噪杂的汽车笛声,林小溪在想,此时那万千人海里,秦扬是否也在其中呢?待林小溪回过神来,服务生已经将茶奉上。

林小溪轻问:“请问,有书么?”

服务生微笑答道:“有,有杂志和报纸,你需要那种?”

林小溪微眯着眼睛,不作回答。

这就是林小溪与安格相识的情景。

而安格并不是茶楼的服务生,他是青青的朋友。那天,他不过是恰巧在茶楼里帮忙而已,也是在他们交谈之后,林小溪才知道,这家茶楼的老板娘叫青青,而安格,不过是客串一下子罢了。

说来奇怪,安格幽默风趣,而林小溪则是时而冷漠,时而不苟言笑时而温和,两个人会在一起,比2012世界末日来的可能性还要低。

也许就是这样了,生活总会给你一些意外的邂逅和遇见,想要逃的时候,已经深陷了。

林小溪与安格交往了四个月,就到谈婚论嫁的程度。有时候,连林小溪都不敢相信,原本以为就算再等个几年,她的归宿应该是秦扬而非安格,但又不得不妥协老天赐予的缘分。呵,人啊,不到最后永远不知道最后在你身边的人是谁。

那天,外面下起了大雨,林小溪匆匆赶向门口,准备关了店门,就在她将店门刚刚快要合拢的时候,一双白皙温暖的手猛然的握紧的她的双手,她还来不及反应,一个身影已经进入了门内,替她关上了门。

她一抬头,一个阳光干净的脸庞进入了视线,一时间,似乎所有的阴晦尽去,她的心扉里充满了晴朗。

“小溪。”安格微笑着。

林小溪有些失神,随后又一笑道:“你来了。”

安格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是啊,你不去看我,我就只有找过来了。”

林小溪白了安格一眼:“我要忙店里的事情呢,哪像你整天游手好闲的……”林小溪话还没有说完,安格突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支玫瑰,眼睛里透着温柔道:“小溪,跟我回家吧。”

林小溪猝不及防,脸上染上了一抹红晕。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林小溪知道是秦扬,慌张的将玫瑰接了过来,放在桌上,替秦扬拉开了门。

安格皱了皱眉,脸上透出一丝疑惑,他是谁呢?为何小溪会如此的紧张。

秦扬一进门就察觉到安格的眼神。但他依旧从容的将伞折叠起来放下,轻轻拂去了身上的水珠,随即抬头优雅地对安格露出了一个微笑。

林小溪尴尬的咳嗽一声介绍道:“嗨,秦扬,这个是安格……”话才说了一半,却又生生的卡住了。

安格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微笑着和秦扬握了下手就告辞了。林小溪低着头,也没有提出挽留,安格叹了口气走出了店门。秦扬突然问道:“你和他在一起了?”林小溪没有回答。

秦扬没有再问下去,打开随身携带的书,拿出夹在书里那支牵牛花。林小溪抬起头,怔怔看着秦扬,那眼神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林小溪不知道秦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她只是沉默着坐在床上,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没有过一会,电话接通了。

还没有等安格说话,林小溪先开口说道:“安格,带我回家吧。”

安格沉默了一下,应了下来。

关掉电话,林小溪走到窗口,眼睛看着窗外沉思。一个人呆在这个城市,孤独的行走,累了,只是想要一个安心的肩膀依靠,孤独久了会恐惧会害怕,所以渴望温暖。

三、尾声,往昔。

时光将他们相逢的画面剪接成一个一个片段,明明是彩色的画面,为何,当我观看它的时候却是黑白的?为什么回忆起她的音容笑貌,她的只言片语,他依然会泪流不止?他明知道挽留一段远去的光阴是愚不可及的事。尤其是,当,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

秦扬正走在空旷的郊外,天空亦如她的心情一般,沉重的透不过气。

而在另一所城市,林小溪正同安格在一家超市买生活用品。当他们走到饮料柜前时,一个小男孩正在寻找某个牌子的饮料,但恰巧那种饮料放在最高处,小男孩只好求助他人。

小男孩对着林小溪道:“姐姐,帮我拿下那种饮料吧?”

林小溪突然愣住了。瞬间回想起在月城的时候同样的发生过这样一个场景,只不过,那时在自己身边的是秦扬。

安格见林小溪迟迟没有反应,拿过饮料递给了男孩。男孩疑惑的看了林小溪一眼,随即跑开了。

我们走吧。安格的声音传进林小溪的耳朵里,将林小溪惊醒。

一日,林小溪呆在家里做好一桌饭菜等着安格,直到半夜了也不见安格回来,打他的手机也是在关机中。林小溪担心了半夜,直到天明时才渐渐睡去。而安格也实在林小溪睡着了的时候才回来。

醒来的时候,林小溪问安格昨夜去了那。安格一反常态的显得不耐烦起来。争吵过后,摔门而出的安格却是一脸的落寞。

接下来的几天接连的争吵,林小溪到了心灰意冷的地步,直到安格带着一个女孩出现时,她才明白,原来那些美好已经过去,再不复返了。林小溪突然变得很从容,狠狠的扇了安格一耳光,简单的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离去。

屋内,女孩柔声的对着安格道:“哥,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我怕……”

安格突然脆弱的蹲到地上,掩着脸道:“不,也许这样是最好的方式了,我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多了,与其让她对我带着眷恋以后悲伤的生活,到不如让她带着对我的恨意去重新找寻幸福。

几年后,秦扬从青青口中知道了这一切,呆立了良久。

他很感谢,曾经有那么一个男孩如自己一样这么的爱她,这么的为她。而林小溪却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一切。

《呼,总算写完了,这篇悲伤中带着圆满的文字是送给今天生日的林小溪童鞋的生日礼物,一直在我小说笔下的安格和秦扬也被我拉来这里出演了一回,只不过这次是让秦扬有了个圆满,嘿嘿……在这里我再次祝林小溪童鞋生日快乐,永远快乐。》

偏方治疗癫痫病怎么样呢
癫痫病治疗医院哪里好
哈尔滨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相关阅读
选择欺骗只为爱
· 选择欺骗只为爱

晚上,男人搂着睡在肩膀上的妻子,突然深情地问:“女人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和所爱的人分开”。他听后心酸不已,好久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