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短文

奶奶的忠告—— 请尊重并敬畏生命

时间:2022-03-04   浏览:0次

奶奶的忠告——

请尊重并敬畏生命

 

文/风沙鸣

 

01

 

 

敬畏刺猬、蛇和蚂蚁,源于少时奶奶的忠告。

 

奶奶喜欢坐在门口,打理似乎永远打理不完的头发。烟熏火燎里烧火做饭,忙完了,满头的白发总是有些凌乱,她就那么静静盘坐在蒲团上。在门口,即使冬日,阳光也凑了热闹,点点温暖闪烁在奶奶的银发上,格外温热舒畅。于是奶奶抬起右手用指尖梳理,好像打理过来的岁月,又似乎是打理未来的期待,每根白发都灌注了故事,苍苍茫茫,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清静明亮,一份安之若素的泰然。偶有一根白发落下来,她眯了眼瞅瞅,于拇指和食指间来回滚动,这白发也就沉甸甸压手,似有了分量,然后绕一个小卷,缠在小拇指上。

 

奶奶是否有过年轻美丽驻足盘旋?我不知道,想象不出该是怎样的模样,我也不知道老人的第一根白发始于何时,我只知道干净的发髻,坦然慈祥的脸,透着爱和期盼,永远不会让你失望惆怅的。

 

有蚁群盘旋于奶奶的小脚处,奶奶便絮絮叨叨,好像和蚂蚁对话,又似乎是在默念咒符。老人总是手里握一点干粮,碾碎,碎末撒下去,那蚂蚁也好像听懂老人的话,衔起碎末,似士兵,很高傲地吊起肚皮,成就感满满地绕行归巢。

 

奶奶很欣喜的笑也便荡漾开来。

 

老人家叮嘱:蚂蚁多了,要绕行而过,一脚踩下去,几十只蚂蚁或许就死了;蚂蚁小,也是生命,也很有灵性的,“蚂蚁长龙,明日不晴”,“蚂蚁搬家蛇过道,明日必有大雨到”,收麦打场,人指望着它。

 

老人家是这样子的,不知道什么大义,怀揣原生态之心,极其朴素而又贴近自然,敬畏生命,应是极好的修为了。

 

 

02

 

 

去年看到一则新闻:伊拉克青年在我国,逢年,是夜鞭炮炸开,焰火腾空,该伊人惊恐万状,仓皇奔逃,满头惊汗,以为人体炸弹爆裂。其朋友对其说明,此刻举国万众欢腾,欢庆节日。外友大哭,叹曰:我国什么时候能如此安然?

 

盘古开天地,苍莽混沌,周遭也便有了各色生命相伴。对于蚁群,小儿恣意挥洒泡尿,也便是海浪滔天了。蚁群或仓皇奔逃,或重新筑屋挖洞,须劳顿奔忙几日才可重新安顿。幼时,这是我及我的同伴经常的恶搞。推此及彼,2004年,地震引发东南亚海啸,巨浪滔天,30余万人瞬间殒命,遍野陈尸。当时的人类或许尚不如小儿尿里的蚂蚁;继而推至浩瀚宇宙,地球不过是一粒浮尘,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地球自身尚未可知。

 

据报道,1990年,旅行者1号探测器即将飞出太阳系的时候,在距离地球60亿公里的地方,美国航天局命令它回头一瞥,回望一下送走它的母亲----地球。照片上,地球仅是一粒亮点,勉强可见。天体物理学家、著名科学作家卡尔·萨根就此说了这段著名的话:

 在这个小点上,每个你爱的人、每个你认识的人、每个你曾经听过的人,以及每个曾经存在的人,都在那里过完一生。

 

 这里集合了一切的欢喜与苦难,数千个自信的宗教、意识形态以及经济学说,每个猎人和搜寻者、每个英雄和懦夫、每个文明的创造者与毁灭者、每个国王与农夫、每对相恋中的年轻爱侣、每个充满希望的孩子、每对父母、发明家和探险家,每个传授知识的老师、每个贪污政客、每个超级巨星、每个至高无上的领袖、每个人类历史上的圣人与罪人,都住在这里—— 一粒悬浮在阳光下的微尘。

 

 

 

人类初始,应是恐惧世界的,因了恐惧继而敬畏,于是也便有了神话,有了传说,有了故事,有了神佛等等,让人供奉膜拜。恐惧源于我们人类不够强大,顶礼膜拜源于屈从。于是渐渐成长,盘踞各方,称王称霸,打打杀杀,血污满地,凶残的动物的劣根性暴露于行,争相蚕食,一路杀将过来,凶残自不必说,对同类的残害甚于动物。

 

战争就这样一直延续,延续到距今几十年前,这个星球才稍安静了一点,某些墙隅,依然有战争在残害无辜。我要说的是,战争是对生命的极大摧残,没有了丝毫的敬畏。

 

奶奶的一丝白发,是从哪里来的?曰:肉身里生出来的,生而具有。那么这肉身又是从哪里来的?曰:父母给的。父母又是从哪里来的?曰:上辈传下来的——往前溯,继续往前溯,直至溯到混沌初开,或许白发就和极小的蚂蚁和恢宏苍茫的宇宙有了丝毫的牵扯。或许你说没有,我却坚信是有的,一定是有的,哪怕是千万亿分之一也是有的。佛书有言,宇宙万物皆一心所造;曰,三千大千世界皆在一心中;又曰,一心之中,能藏亿亿万万恒河沙数世界。

 

世上万物皆有缘,万缕千丝扯在一起,如是,那些过往的战争、灾害,当然还有少许的鲜花绿草,挟裹着这丝白发,于远古里飘然而来,走到现在,走到眼前,生于老人家肉身,生长直至亮白,随后也会随肉身而去,幻化为浮沉,继续飘忽下去,生生不灭。

 

浩瀚宇宙犹如人的肉身,少不得一根毫毛、一片指甲、一根毛细血管。一根哪怕是麦芒刺入,也便疼痛起来,毛细血管堵塞,肉身会不爽,生出病来。推而广之,大地上的各色动植物,鲜花绿草、枯枝败叶、猛禽走兽及至蚁群,无不相互依存、依赖、依恋,共筑家园,缺了一样,便会如天空失了一角,不再满目湛蓝。

 

尊重并敬畏生命,应是主宰这个星球的人类普遍的基本的认知。

 

 

03

 

 

如今适逢太平盛世,我所在的三线城市,居住的这个小区尚好,绿树青翠,张扬美好,周遭有各色饭馆,其中有几家羊肉馆颇具特色,是招待朋友及家人聚会不错的去处,省时省力很是方便。

 

往往就在吃饭的档口,会有马达三轮车“突突”驶来,车后斗满载活羊羔。屠夫很是干脆,支起铁架、挂钩,顺手把捆束得极紧的羊羔摔于地。羊羔挣扎,“嗷嗷”扯了嗓子惨叫,屠夫吸溜吸溜抽烟,表情漠然,屠刀在铁杆山来回摩擦,发出“滋滋”声。车里的羊羔拥挤,也被捆绑得结实,惨叫声此起彼伏。

 

以下是我和屠夫对话:

我:不能在屋里宰杀吗?

他:无语,似没有听见。

我:不能把这羊绑得松一点吗?

他:斜睨我一眼,冷冷答:绑松了就不叫了。

我:深感疑惑:故意绑紧,这惨叫声好听吗?

他:不看我,依然冷:饭馆老板觉得好听。

我:为什么?

屠夫:为了证明这儿的羊肉纯正。

 

我恍然大悟,又一下子紧缩了心。相信诸多朋友都曾见过这血腥的场面:饭店餐馆门口,当场宰杀,血污四溅,屠驴杀狗,无不如是;羊头、狗头、驴头被生生割下,仍在旁侧,血尚在流淌,依然鲜红,那被宰杀的羊眼、狗眼、驴眼却是睁开了的,死不瞑目,在我看来却是那么刺目胆寒。

 

但是这样的场景,却往往有许多人驻足围观,特别是当场宰杀大型动物,如驴、马、牛等,围观的人众多,甚至还有我们的学生、孩童。

 

我想象不出我们的孩子,目睹这残忍的场景,黑亮纯净的眼睛,该暴露出怎样的惊恐来了。

 

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药,记起了血馒头,想起了无数个华老栓。

 

可是呀,那是百余年前的事了。

 

让羊的惨叫声证明这个店卖的是纯正的羊肉,这似乎不能苛责屠夫和老板,更应该看到我们诚信的悲哀。

 

也正是诚信的悲哀,让我们变得残忍,虐待供应我们肉身生长的动物。我们人类似乎可以为所欲为,却是缺失了对生命起码的尊重。

 

突然记得那年朋友约去饮酒,恰逢穿巷有叫卖声,小贩自行车两侧篮筐里驮着几只剥了皮的羊羔,价钱不贵。朋友妻子买了一只,切碎加料,包了水饺热气腾腾呈上来,口感尚好。又一朋友进来,该友曾开过饭馆,尝一口赶紧吐出,大叫上当。自废桶里拿出尚未丢弃的尾巴验证,却原来买的是剥了皮的狐狸。我等本酒兴正浓,却是吐了个昏天黑地。

 

记得和一个养羊的朋友聊天,朋友说羊最忌讳杀它的同类,如在羊舍宰杀,整个羊群会骚动,几日不吃不喝,恐怖和死亡会在动物间传染。我相信朋友的话是确凿的。不然动物为何能感知地震等重大灾难的降临?必定有异灵储存于心。假如羊说的话人类能听懂,会有多少诅咒出来?

 

肉当然好吃,至少我自己是喜好的。我不掩饰自己的喜好,鸡鸭鱼等活禽,天生供人类受用,这似乎也是定数,但是在宰杀时能否不让动物在下锅上桌前饱受折磨虐待,给予其足够的舒服和尊严,或许我们是可以轻易做得到的。

 

这也是对于生命的敬畏了。

 

 

04

 

 

少时于农村生活,土坯屋墙斑驳陆离,布满墙洞,蛇就经常探头探脑出来。我讲不明白为什么村人将蛇奉为神灵,或许因了天生的斑驳花纹,令人恐惧;或许它不停地吐出舌信探路,令人甚觉灵异;又或许它始终隐藏于隐蔽处,和人类在同一墙体里居住相伴,加之冷血;更或许蛇是十二生肖之一而作为神灵。特别是如我奶奶样的小脚女人,有蛇从墙体里探头出来游走,奶奶便会口中念念有词,和蛇对话,这蛇也似乎乖巧,仰起头吐着舌信,在老人的引领下又慢慢弯曲着游离,重新钻入墙洞,

 

刺猬在老家人们喜称小神仙、小财神、小白仙。儿时常于大白天邂逅刺猬,,黑亮的小眼睛,浑身布满白白的尖尖的针刺,指不定从哪个角落里溜出来,极其警惕,小心翼翼,长长的小鼻子嗅来嗅去,四只小爪子沿墙根慢慢踱步,特别是小脑袋上的针刺,向后整齐排列,干净清爽,像极了刚出浴的少女,赏心悦目。

 

黑夜,月悬吊、星满天,刺猬专拣黑暗角落,躲避着光亮,小心翼翼埋头慢行,根根硬刺挺立如戟,时刻准备着蜷缩成圆球,用以自卫。它们的家,往往就安顿于陈年麦秸垛里。麦秸垛久经风雨,塌了,散了,一堆一垛的在荒郊,里面常常藏着一只只刺猬。

 

那年筑屋,扒了麦垛,却是扒出几只浑圆的小刺猬。奶奶听后大惊,踮着小脚急急赶来,令众壮汉闪开去,虔诚祷告一番,将刺猬捧于铺了褥子的篮筐,飘然而去。

 

老人家将这种敬畏扩大到了极致,应是一种伦理的意识恒度,这种意识或许人类诞生就是有了的,延续至今。

 

那年,朋友请吃饭,去了一家偏远的酒店,据说有珍禽可餐。因朋友众多不好拒绝,我声言除家常禽肉不吃。席间一段浑圆的肉肌呈上,朋友讲是鳗鱼,我认定是蛇,断然拒吃。

 

并非我虚伪,而的确是打小受老人影响严重,潜意识里对蛇就有天然的敬畏,不敢吃,也或许是自己也是属蛇所致。

 

儿时,邻居张大爷发现了一窝刺猬,用泥巴将刺猬夹裹起来,木柴烤熟,吃将起来解了馋。奶奶听说,祷告一番,言道:这可是要遭报应的。果然不几日,正午十分,西北方滚来旋风,状如坨云浑圆,直冲云霄,挟裹着树干杂物滚滚而来,张大爷家的屋顶被掀翻一角,险些害命。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至今目睹的最大的旋风。

 

这或许是偶然,或许正是因了这些偶然,也才让人们产生敬畏,又或许真的是报应?

 

 

05

 

 

去年看姚明的电视纪录片《野性的终结》,犹记得镜头里犀牛的角被盗猎者活生生割去,血涂满面,犀牛奄奄一息,仍在勉强挣扎。为了保护这个星球上仅存的几头野犀牛,当地只得将犀牛角人为割去,防止盗猎者残杀。

 

那么,没有了角的犀牛,还是犀牛吗?没有了角的犀牛,如何在旷野里伸张它的野性之狂之美啊?一如剑客的宝剑断崩,这便是不尊重其他生物直接的恶果。

 

如今常见,被车辆碾压得血肉模糊的只剩下一张皮的刺猬,跟城市的柏油路融为一体,紧贴大地。

 

城市到处是高楼矗立,人尚且如泥鳅般勉强偷一个泥孔出来,艰难呼吸,你虽有小神仙的美誉,却是无神仙的功能,你应远离这鬼地方,去郊外旷野,融入大自然享受属于你的快意。

 

门口一小公园,虽小,却是极其幽静的。近期闷热,晚间出来散步,却是一极佳的去处。这个季节也是蝉龟出生的好时日,每日拿了手灯找寻蝉龟者不少,电筒的光耀眼,晃来晃去令人不爽。这公园不仅有大树,别的植物也格外茂盛,经常发现刺猬于幽静里穿越人行道,乖巧可人。

 

 

 

经常见一对年长夫妇,拿了镊子,戴了手套,在低洼处的草丛里,蹲在地上,男人负责照亮,女人拾掇着什么。由于距人行道较远,看不清在做什么,我虽好奇,也不便靠近。

 

终于又一晚,两人于人行道上作业,移凑进前,却发现女人给小刺猬拾掇什么,镊子在刺猬的肉上捏出什么东西,然后男人则用火机把夹出的东西随手烧了。实在好奇,也便问起来。

 

原来这对夫妇,知道该公园刺猬居多,又偶然发现,刺猬大多被蜱虫叮咬,于是散步的同时,带了工具,发现刺猬便扒开硬刺看看,如有蜱虫,便顺便捉了。

 

男人笑答:这儿的刺猬似乎真的有灵性,我们散步时,它们常常趴伏在旁侧不动,好像认识我们了,等着我们替它捉虫。

 

网上一查,着实吓了一跳:蜱虫生活在低矮的灌木丛或树林中,当它得到机会,附着在人或宠物狗、猫身上时,会在皮肤上打洞、叮咬、吸血。英国《独立报》报道,英国一43岁女子,在自家花园里被一只虫子叮咬,随后接连出现面部瘫痪、脸部下垂、剧烈头痛、视力模糊,语言能力障碍并完全丧失等症状。

 

这儿的刺猬甚幸。

 

但愿这样的捉虫人多一些出来,应该会的,相信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给予这些小动物充足的空间,把爱心尽可能在适当的时候奉献出来,敬畏生命,挽救和保护生命,达到生命应有的的高度并发展。所谓君子成人之美,这里的美应是推而广之的,包括我们周遭的所有动植物,并予以善待,毕竟这个星球不仅仅属于我们人类,缺失了各色生灵植物,一如树木没有了树皮、枝蔓及绿叶,终究会枯萎死亡的。

 

于是,又记起了奶奶那份安然慈祥,那份对待动物的质朴的尊重、爱和敬畏,这份初心将传承永恒。是的,永恒传承。

 

 

 

忽又记起,今春某日,和小儿游玩动物园,小儿对于孔雀、狗熊等动物丝毫不感兴趣,家人纳闷,问为什么,小儿答:那不是狗熊,是猪。

 

即便我们看着也的确不像狗熊:懒洋洋瘦骨嶙峋,毫无生气,虽然围观者众,却是连眼皮也懒得张开,这其实就不是狗熊了。

 

忽然外面有雷声阵阵,搁笔,窗外阴云迷蒙,似乎要下雨了。

 

作者简介

 

风沙鸣:本名冯吉岭,一个法律工作者,业余时间喜爱文字。


南宁癫痫病权威医院
四川省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在哪
儿童癫痫病饮食注意事项有什么
相关阅读
爱情从未远去
· 爱情从未远去

当你独自一人穿着睡衣,站在阳台上看着天边夕阳橘色的光圈时,你的内心在想什么?当你独自坐在咖啡厅,听着悠扬的音乐,看着不远处年轻的情侣并肩...